咨询热线:    189 5942 2282
   
霞浦滩涂摄影专业接待

 霞浦东方摄影旅游网

  



手机访客点此访问本站...
霞浦:每一道光影都是一种邀请
来源: | 作者:文旅霞浦 | 发布时间: 2021-02-03 | 697 次浏览 | 分享到:
美存在于自然界的每一角落和缝隙。然而在摄影界,对美的认识还存在着一定的偏颇。有的人认为摄影中对美的追求就是唯美主义,特别是对于表现方面,美的表现力、艺术表现力等,对这些词语更是禁忌;还有的人认为,摄影就是对客观事实的记录,是记实性的,不应该列入艺术范畴等等。这些观点的不同,都是缘自对摄影和美的实质属性理解的不同。



摄影是现代科学技术的重要成果,1839年8月19日,法国人达尔盖公布他发明的“银版摄影术”,迄今已有一个半世纪了。早期的摄影还不是艺术,只是一种用科技成果将客观事物的影像固定并保存下来的实用性技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小型、精密的照相机被制作出来,快速感光材料的出现,摄影才找到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于20世纪30年代,终于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当摄影进入人们的生活,即与人类发生现实的审美关系,摄影美学也就应运而生了。在世界摄影史上,爱墨生被公认为摄影美学的创始人。摄影美学以研究如何按照美的规律从事摄影艺术创作以及创作主体、客体、本体、受体之间的关系和交互作用为基本任务,具体内容包括:摄影艺术的审美本质和审美特征;摄影艺术与现实生活的关系及其形象摄取过程;摄影艺术与绘画艺术的关系;摄影艺术的形式美法则;摄影艺术的发展历程和摄影艺术观念、流派、风格的兴替嬗变过程;摄影艺术的创作规律和应具有的美学品格;摄影艺术的审美价值和社会功能;鉴赏摄影艺术的心理机制、过程、特点、意义、方法等。

美国摄影家爱德华·韦斯顿主张“照相机应该用于记录生活,反映事物本身的物性和精华,不管是抛光的钢或是颤抖的肉体。“首先必须考虑摄影的三个固有功能:记录过程的快速;记录比肉眼所见的更多的能力;表现连续不断、无限微妙的影调层次的能力”。摄影家应当锻炼自己从取景玻璃上看到最终照片的能力。学会了利用他的设备去看事物,摄影家便能消除工作的意外失误。当摄影家学会了在取景玻璃上构图时,记录过程的快速便成了一宗巨大的财富,因为快速的记录功能使他在感觉最强烈的瞬间进行记录,当被摄体清晰显现的时候把那个瞬间突出起来。摄影不是复制,亦非能和人眼所见一样地再现自然。相机具有锐利的洞察力,能够以新的方式和新的规模扩大人类的视觉,揭示世界的真面目。摄影家的才能就在于不改变事物基本真实的前提下,创造性地再现他的被摄体,并且通过这样的再现让观众感到他看到的不止是事物的外表特征,而是第一次被揭示出来的事物本身。在摄影家正确理解的引导之下,相机的洞察力能被用来创造一种更强烈的真实感——一种能揭示事物本质的超级真实性。但对摄影家来说,仅仅看到并承认这个超级真实性还是不够的。决定他的作品是否具有摄影美在于他能不能成功地把这种观念转移到他最终完成的照片上去。影调层次被认为是摄影专有的标志。任何真正的照片都不能完全没有它。它也是用以区别摄影与绘画不同的直接依据。影调层次像技巧一样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在这里就是保持和加强我们所追求的那种超级真实性的手段。

摄影美这个词只能用在最终完成的照片上,摄影家必须记住,是他的观察创造了他的照片;曝光记录了它,冲印完成了它——而最根本的是他的观察方式决定了作品的最终价值。

霞浦,世界级摄影胜地。位于台湾海峡西岸,“中国紫菜之乡”“中国海带之乡”“中国南方海参之乡”,有“闽浙要冲”“海滨邹鲁”的美誊。霞浦拥有“中国最美的海岸线”,长达505公里,且多为浅海滩涂,滩涂面积全国最大,漫长曲折的海岸线以及独特的地域特色,春去秋来的每一个季节霞浦的海都毫不吝啬地呈现出不同的风韵和景致。滩涂本是平淡的,海水像一把无形的刻刀,它日复一日地在海滩上雕镂着千姿百态的图案;潮起潮落,日出日落,海浪和礁石、竹竿和海鸟、渔网和小屋、渔夫和小船,这些原本是很平常的,但在奇特的光影下自然地构成一幅幅画卷。

霞浦,四季摄影美的理想地。春季是万物复苏的阳春季节,山抹黛、水漾绿,一派生机,滩涂中的劳作场景值得一拍。夏季是沿海台风的多发季节,是一场最为壮观的自然光影图。秋季沿海全线紫菜养殖建场,拉竿挂绳,养护收割,海面船只穿梭,满滩满海都是竿影人影船影,正是拍摄霞浦滩涂的金黄季节。冬季阳光低色温的光线照射下的海面,金光轻撒,海面荡起金色的波光,渔民在一片金光中劳动,一曲曲渔歌让人心醉。

霞浦,海耕文化的播种地。无需刻意追求时刻光影,随着日升日落,潮涨潮息,这片神奇的海域瞬息万变,像是一个梦幻般的世界,那滩涂风光,美得令人窒息。这里仿佛被上苍眷顾一般,铺满了阳光的温柔,和七彩变幻的风情。你可以到北岐、馒头山拍日出,三沙拍滩涂,杨家溪拍榕树人物,南湾拍“海上甲骨文”,红树林拍撒网……每一处线条,每一处脉络,都仿佛是大师手中精心雕琢的风景。远离城市的喧嚣与繁杂,这里的滩涂历经千万年的沧海桑田变幻出瑰丽的色彩,而这里的人继承世代相传的海耕文化,在海域上耕种他们的艺术画卷!

每个人的一生总是要有几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旅行的意义更多的是路上的风景。尘埃的旅行,你是否又有留下旅行的痕迹与记忆。霞浦,每一道光影都是一种邀请。光影霞浦,将给予你留下坐在一段时光里怀念另外一段时光的掌纹。

作者简介:陈健,笔名萧然,1965年1月生,福建霞浦人。1986年8月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曾任大学教师、报社编辑(记者)、秘书,现供职于人大机关。著有散文评论集《怀念是一条河》《空中的白鸟》《暮去朝来》《水深水浅——闽东作家作品漫评》等。作品曾获《散文选刊》美文金奖、福建报纸副刊评论奖等。系福建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福建省评论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