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89 5942 2282
   
霞浦滩涂摄影专业接待

 霞浦东方摄影旅游网

  



手机访客点此访问本站...
霞浦花竹日出像花一样绽放
来源: | 作者:文旅霞浦 | 发布时间: 2021-02-05 | 903 次浏览 | 分享到:


花竹的绚丽,是被海上的日出给照亮的。

我在没有去花竹之前,就早早听说过这个声名远扬的渔村。除了她有一个好听且诗意的村名外,还因为那地被命名为“中国观日地标”。命名的来龙去脉我并不了解,但凭直觉一定与中央电视台有关。2013年元旦,中央电视台在花竹现场直播了“新年第一缕阳光”。这个原本鲜为人知的渔村不想出名也难了。

太阳每天东升西落,这不仅对花竹人而且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屡见不鲜、习以为常的天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人类遵循了几千年的规矩。日出也只是新一天的友情提示与温情告知。尽管科技时代使某些人的作息观念发生了变化,但多数人依然按照自然规律作息。对于第一缕阳光的到来,人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期待。央视选择花竹作为海上日出的直播地,其影响力的广泛和强大毋庸置疑,促成越来越多的人风尘仆仆地涌向这个依山傍海的渔村,他们说,就为看看太阳从大海如花绽放的瞬间。
花竹日出的照片、视频,美丽壮观、精彩漂亮,足以对眼球和心灵产生强烈的冲击和诱惑。他人千里迢迢为日出而来,而我却在百里之外按兵不动,每每想起,总会无端生出些许愧疚。庚子年深秋,我终于去了花竹,而且去了两趟,不仅目睹那类似“日出江花红胜火”的天象,而且还看到了“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景致。

花竹村位于霞浦县三沙镇东边,五月,全市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文学采风,分配我写的是霞浦新业态行业——民宿。七月,我写的《向海而宿》相继在纸媒与网媒发表。半城里民宿的老板李艳女士读后,诚挚邀我到半城里再次体验民宿的感受。十月底,我来到奇沙村,半城里民宿就坐落在这个离花竹几公里之远、临近三沙镇区的渔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三沙民宿最具特色也最为吸引人的所在。
不等次日的日出,好奇心驱使我先去了趟花竹。时近立冬,日短夜长,酉时已是傍晚的天象,村庄已陆续亮起了灯光。看看天色渐暗,我疾步走到坡顶的一号观日点,远望,对面的福瑶列岛高低连绵,皱褶处阴阳分明,皎洁的光源正是来自挂在岛上方的那轮圆月,蟾光让岛的轮廓坚毅而不失温柔。俯瞰,是宽阔无边的海,密密麻麻地摆满浮标竹竿,海上养殖的紫菜既是摄影家镜头里的风景,也是非常有烟火味的场景。月光洒在静静的海面上,一切都显得轻柔而缥缈。海面有声响,似有耳熟能详的渔舟唱晚旋律在月光下的花竹海流淌。

当晚,几个四十多年前一块当兵的老战友相聚于三沙,聊着军旅生涯的往事,讲着各自退役的经历,也顺便说到花竹日出的风景。他们都是本地人,对三沙的气象了如指掌,笑说,你安心睡个好觉,明天日出在六点左右。
一宿不时醒来。倒不是陌生的床,而是驿动的心。寅卯交替时分,撩开窗帘,见一条微红的曦光在暗黑的海天之间划了道线,接着,这道线像颜料般在宣纸上缓缓晕染开来,这是日出的兆头。起床、穿衣、洗漱,我们驱车去花竹。山路十八弯,但每道弯自有每道弯的守望者,或是一丛迎风摇曳的芦苇,或是一栋孑然而立的石屋。我们到达花竹时,天已蒙蒙亮。一号观日点的两层平台上站满了人,三脚架上的相机排列齐整,就像战壕上的机枪群。下方的护栏后,也密密麻麻挤满了人。我瞅个半身空位挤入,两旁的人也友好,各自让了一步。我端着单反相机朝着福瑶列岛取景、调焦,然后耐心地等待着盼望已久的花竹日出。

福瑶列岛的整体亮度与昨天傍晚相差无几,毕竟是黎明时分,而且太阳从它的后方升起,岛对着我们的这一面是处在背光的位置。它的前方有若干小岛;而大面积紫菜养殖区的竹竿和浮标,则呈几何图案排列。再远处,是灰蒙蒙浮于海面的海雾,也因了海雾的遮掩,我们是无法看到海上日出,能看到的,是海雾上日出。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仙境般的海雾破了一个口,破口处渐渐红了,很快红成一个不规则的椭圆状,而且越来越大。我以为那就是朝阳,其实不然。几分钟之后,椭圆下方有一个桔红的亮点从海雾钻出,看去就像一朵探头探脑的花朵。此时,人群开始骚动,“喀嚓”摁相机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像一曲交响。只几秒钟,花瓣打开了,花心吐蕊了,明晃晃地把自个的亮点越摊越大。这时,海雾已经掩不住她了,只能和我们一样眼睁睁地看着红日从容地进入上方椭圆状的光环里,然后,放射出越来越强烈的光芒,洒下足以照亮整片海域乃至整个世界的光亮。此时的海面就像一个大花园,所有的漂浮物都被笼罩在金色之中,就像大花小花般闪闪烁烁。接着,岛屿有了声响,大海有了声响。海和天的颜色开始区分,暖色调上升,冷色调下沉。天,越来越白;海,越来越蓝……

随着太阳往高处走,天空和海域都开始按照规矩行事。观日的人群也意犹未尽地渐渐散开。人们不辞辛苦,早早守候于此,带着信念与憧憬,等候与日出相逢的时刻。这既是体验的经历,也是感悟的过程。日出日落,每天都有,但作为个体,能够选择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段、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地点对日出表达敬意与感激,不枉此生。
太阳初升的时刻,是世界朝气蓬勃的时刻,是万物舒展希望的时刻。此刻,在朝阳照耀下的花竹海域,多彩多姿,充满生机。展现的是一个花开的绚丽景观,更有一种升华的绝美境界。观日台旁,有两处标识,一处是大石上刻着“花竹中国观日地标”,落款人庞中华,这个硬笔书法家当年曾风靡书界;另一处是木板上一首写给花竹的诗“向两个伟大的时间致敬”,作者汤养宗,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如今正风靡诗坛,其中的一句堪称经典:“多么有福,与这轮日出同处在这个时空中。”

作者介绍
缪 华
     宁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福建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宁德市作家协会监事长。副研究馆员。
   主持编辑《采贝》《三都潮》《宁德文艺》等期刊百余期,策划编辑《作家笔下的宁德》系列丛书等文学、文化类书籍三十余本。百余万字发表于报刊、书籍,部分作品获奖或收入相关选本。著有作品集《穿过大街走小巷》《旧约牵挂》《体验与旁观》《风过花桥》《岁岁银光》《兵马列阵》等。与人合著《闽东风物志》等。担任宁德市百余场(次)各类文艺活动的策划与总撰稿,应邀担任福建省第十六届运动会开(闭)幕式顾问等。